|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 统计信息 > 统计公报

西吉:2017年农村居民消费简析

索引号 640422009/2018-05558 文号 生成日期 2018-01-24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发布机构 西吉县统计局 责任部门 国家统计局西吉调查队

   2017年西吉县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稳中有增,人均生活消费支出6665.1元,同比增加545.5元,增长8.9%。随着西吉县农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农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也随之稳步提升,消费结构也悄然变化。

  一、西吉县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情况 

  2017年西吉县农村居民消费的八大类消费支出呈“六增二降”态势,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消费水平进一步提高。 

  (一)食品类消费比重进一步下降,质量提高。随着农村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单纯的“吃饱”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食品消费的要求,健康、营养、绿色逐渐成为农村居民饮食的理念。与上年同期相比,西吉县农村居民消费支出中食品类消费占比较上年同期下降6.3%。膳食结构更加合理,更加注重营养搭配,其 

 

 

  

  中蔬菜和食用菌支出138.5元,增长3.4%;干鲜瓜果类支出193.1元,增长11.1%。 

  (二)穿衣高档化、时装化、品牌化、个性化、多元化已成为农村百姓服装消费的时尚。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483.3元,同比增长14.7%。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注重衣着的时尚化和季节化逐步成为农民衣着消费的理念。 

  (三)在城镇化的推动下,农民不再仅仅满足于吃、喝这些基本的生活需求,农民居民的住房需求从“有房住”向“住好房”转变,居住的宽敞舒适、设施齐全成为农民住房的新追求。居住消费层次升级,装饰装潢成为农民的所求。随着农民收入的增加和消费环境的逐步改善,农民注重改善居住内外环境,装饰装潢住房消费支出增长较快。2017年农民人均居住支出1131.3元,同比增长21.9%。 

  (四)家庭耐用品向中高档品质发展。随着家用电器更新换代步伐加快,功能齐全,样式美观的各类家用电器的消费支出已经成为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农户中高档生活用品拥有量稳步增加。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用品及服务消费支出410.9元,同比增长17.6%。其中家具及室内装饰品人均支出64.5元,同比增长65.9%;个人用品类人均支出61.5元,同比增长55.3%。 

  (五)交通、通信成为农民消费支出新的消费热点。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讯支出871.9元,同比增长42.2%。其中交通支出566.7元,同比增长53.6%;购买通信工具支出人均94.9元,比上年增长35.1%。随着农村交通、通信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农民购买交通工具和通讯工具支出大幅增长,汽车、高档通讯类产品逐渐从城市走入到农村,改善了农村居民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农村居民的消费层次。 

  (六)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增长较大。2017年入冬以来,天气变暖加之少雪少雨的原因,流行性感冒爆发率高,致使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增长551.9元,同比增长22.8%。 

  (七)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增长缓慢。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1003.2元,同比增长3.3%。随着农民收入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家庭在注重子女文化教育,各种辅导班、特长班、课外辅导材料等成为教育支出重头,同时为了孩子能在更加良好的环境中学习,不少农村居民在县城为孩子租赁房屋陪读,使农村居民的教育消费支出人均888.2元,增长13.6%。 

  (八)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有所下降。2017年农村生活用品及服务人均消费支出74.8元,同比下降28.8%。 

  二、促进农村消费的主要因素 

  (一)惠农政策为农民减压。一系列惠农政策的落实,极大地改善了农村商品流通状况;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免费、高校和中等职业学校设立贫困生助学金制度等,大大减轻农民负担。 

  (二)农产品价格提高,农民受益增多。农产品价格比上年上涨,农产品价格提高人均增收。 

  (三)消费环境改善推动消费提升。西吉县政府高度重视民生工程建设,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农村基础设施得到较大改善,农产品流通加快,农民收入增加,有力地带动了家电等产品在农村的销售。 

  三、目前西吉县农村消费市场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农民增收的不稳定性。农民收入增长缺乏稳定性和长效性是制约农村消费的一大原因。虽然增加了良种补贴、农机补贴等各项惠农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农民收入的提高,但总体上支撑农民持续性增长的亮点不多。一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农产品价格受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供求关系以及各种宏观经济因素影响价格走势难以预料。二是农资价格不稳定,上涨速度过快。三是农民打工工资性收入同样存在不稳定因素。少数低收入农户生活消费能力低,基本上还停留在生存型消费状态。 

  (二)农村各项政策缺位。农业保险法律法规及政策尚未完善,农业生产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影响农民扩大消费支出。农村养老金制度和社会福利性收养制度尚未到位,乡村养老院、敬老院发展缓慢,不能满足实际养老需求,影响消费质量和水平。 

  (三)农村市场发育不健全。大部分农村市场存在着布局不合理、规模小、场地狭窄、设施简陋、配套不全等问题,有的乡镇还存在“以路为市”的市场交易,在运输、经营、仓储设施等方面局限性大,造成大宗生产资料和耐用消费品供需断层。 

  (四)农民消费观念陈旧。长期的自然经济、弱质农业的土壤培养了农民相对保守陈旧的观念,养成了捂住“钱袋子”的消费习惯,消费预期心理和预期收支趋紧,超前消费意识不强,导致农村消费领域不宽,消费层次不高。与此同时,有些农民对婚丧嫁娶大操大办,攀比消费日趋严重,赌博活动屡禁不止,这种不合理、不健康的消费加剧了农民的隐形负担。 

    

附件下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